探尋“9·11”理賠之路
發布時間:[2006-8-16] 被閱覽數: 982 次
文字 〖 〗 雙擊自動滾屏(單擊暫停)

    探尋“9·11”理賠之路    

         三年,是白駒過隙的匆匆。從紐約世貿大樓轟然倒塌始,人們就試圖撫平這個巨大的傷口。全球保險業當然也不能置身事外,“9·11”給整個保險行業造成的創傷至今都隱隱作 痛。而世貿大樓的投保、理賠和其中所牽扯的曲折故事,可以視為是整個9·11”時代保險業的縮影。在“9·11”三周年來臨之際,本刊以此文來追述這樣一段歷史,權當是對保險業跌宕起伏三年的一種反思。
  世貿中心經歷8年高空置率

  1 世界貿易中心空置率居高不下,政府出租收入劇減,被迫降價招徠,8年之后,地產大亨萊瑞·希爾維斯坦接手世貿中心

  20017月下旬,地產大亨萊瑞·希爾維斯坦終于湊足35.5億美元,如愿租得了世界貿易中心。為此,希爾維斯坦甚至高興地給自己放了一個多月的長假,自投標入主世貿中心以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么輕松過了。

  1993年初,恐怖分子在世貿中心地下室引爆炸藥,破壞了大樓,傷亡嚴重。正是由于這起恐怖襲擊,許多曾經租用世界貿易中心的私營公司敏銳地感到恐怖組織不會善罷甘休,也看到了雙塔應急疏散能力不足的隱患,紛紛遷離。

  此后,世界貿易中心空置率居高不下,政府出租收入劇減,被迫降價招徠,許多過去被高租金拒之門外的小公司也得以進駐,不少華人公司就是這時在世界貿易中心設立了辦公室的。

  2001年,世貿中心在經過8年的高空置率后,終于有人接手。政府港務局作為房東,將世貿中心出人意料地租賃給了一向行事低調的希爾維斯坦。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與西地公司聯合承租世貿中心,并由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代表兩個公司與有關各方交涉。

  但世界貿易中心高達1.2億美元的租金,仍超過了這兩個公司的支付能力,于是他們向銀行貸款。

  至此,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進入了漫長的尋找、談判和等待。

  簽下高達35.5億美元保單

  2 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選擇向多家保險公司同時投保,將風險分成10個等級,以此分攤35.5億美元

  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考慮到全球恐怖活動升級,決定把最高賠償額提高到35.5億美元。世界各大保險公司中沒有哪家有足夠資金能夠單獨承保,因此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選擇向多家保險公司同時投保,將風險分成10個等級,以此分攤35.5億美元。

  各保險公司可以根據自己經營方針,決定參加哪個等級,支付相應的金額。第一等級承保金額達千萬。每次事故災害損失額在此數之內,如果將由第一等級的公司承擔,超過此數,進入第二等級,由參加第二等級的公司加入賠償。

  為了能夠在20017月以前聯系到足夠的保險公司加入到10個等級中,以達到35.5億美元的賠付標準,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選擇雇用著名保險公司維利斯充當保險中介。

  這樣一個邀請對維利斯來說,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該公司特別派出副總裁蒂姆·伯伊德負責此事。蒂姆·伯伊德動用了維利斯在全球的資源,與世界二十幾個有實力的保險公司接洽。

  然而,保險中介的工作進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甚至遠低于希爾維斯坦的預期。7月上旬的限期過后,35.5億美元仍遲遲沒有湊足。希爾維斯坦如坐針氈,三令五申加快進度,并許諾提高保險中介的傭金,允許中介和保險公司談判時隨機作更大讓步,以拉到足夠的保險公司來湊滿35.5億美元。

  直到7月底,保險公司才簽署了附有維利斯表格的意向書,承擔了世界貿易中心的風險。但是,倉促之下,對于意向書和表格的細節,各個公司仍提出不少修改意見。因此,有人猜測,保險公司的討價還價將是曠日持久的,各方接受的最后保單大有要拖到2002年才能生效之勢。

  雪上加霜的是,貸款銀行在看到最初的保險公司名單后,提出了對保險公司評估的等級要求:所有參加10個等級中第一等級的保險公司,必須要被評為AA級。

  蒂姆·伯伊德在電子郵件中形容自己是在被槍指著腦袋的情況下,才找到了總部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市的旅行者災害公司。據悉,該公司實力聲譽俱佳,是AA級保險公司,符合貸款銀行的要求。但它堅持必須在合同中使用自己的旅行者表格,而不是已經被各家保險公司接受的維利斯表格。為了趕時間,伯伊德除了遷就旅行者的要求外已經別無選擇。

  以旅行者表格替換維利斯表格無疑是保險交易中的重要事件。作為代表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的維利斯和所有保險中介,應該正式通知已經在含維利斯表格的意向書簽字的所有保險公司并將旅行者表格提供他們審閱,然后詢問他們是否接受旅行者表格。

  可是,維利斯和其他中介沒有這樣作。他們惟一關心的是拉到足夠的合乎貸款銀行要求的保險公司簽署意向書,這樣就湊夠了35.5億美元,那么貸款銀行就可以貸款,希爾維斯坦也就可以從政府港務局拿到世界貿易中心的租約,他們自己的傭金也就到手了。

  事實證明,正是由于最后階段的這個疏忽,在“9·11”恐怖襲擊的索賠中,希爾維斯坦始終處于下風。

  一次災害還是二次災害

  3 保險公司與希爾維斯坦地產公司為爭35.5億美元保險賠償不惜工本對簿公堂

  2001911日早9點左右,正當人們按照習慣的生活節奏從下榻旅館的房間和餐廳前往會場時,所有電視和廣播中斷正常節目播出了美利堅航空公司班機在846分撞入世界貿易中心北塔的消息,驚愕的人群圍在電視機旁度過了以后的幾個小時。

  恐怖襲擊后,保險公司進入了緊張的勘察程序,但事故的保險理賠一直進行得不順利。保險公司和希爾維斯坦始終沒能就賠償金額達成一致,雙方在雙子樓應該算遭到一次還是兩次襲擊的問題上意見相左,最終只能對簿公堂。

  案子焦點是在“9·11”事發當天,各個保險公司是按維利斯表格承保還是按照旅行者表格。維利斯表格篇幅37頁,旅行者表格篇幅80頁,保險公司經理人員應該對全文字斟句酌再決定接受哪個表作最終保單內容,并注明自己要求的修改條目。

  仔細研究兩份表格,有一個不起眼的區別在當時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也正是這個不起眼的區別,在“9·11”恐怖襲擊后,成為了保險商和希爾維斯坦爭執的焦點。

  按保險業慣例,意向書中的35.5億美元是每次災害的最高賠償額。如果發生兩次災害,保險公司應付的賠償就是35.5億美元的兩倍。怎樣定義一次災害就成了關鍵。

  維利斯表格有對一次災害的定義:一次災害是由一種原因或一系列類似原因直接或間接造成的所有損失和損壞。不論這些損失在多長時間內和多大區域中發生,將所有損失累計得到的損失總和算作一次災害。而旅行者表格卻沒對一次災害作定義。

  根據當時情況分析,由于最后合同尚未產生,代表各個公司態度的證據,只能從該保險公司和維利斯以及其他保險中介的來往電話、電子郵件和傳真內容中去找,就是所謂的文件痕跡。

  2001911日世貿中心南塔、北塔遭受恐怖主義襲擊,最終倒塌,雙塔受襲間隔17分鐘,倒塌間隔23分鐘,究竟應該算一次災害還是兩次災害?

  這個結論將決定保險公司到底應該向希爾維斯坦賠付35億美元還是70億美元的巨額賠款。希爾維斯坦認為應該算兩次襲擊,理由是世貿雙子樓遭恐怖分子所劫持飛機撞毀的時間前后相差15分鐘以上。他和負責開發紐約商業中心的政府官員希望拿到70億美元,以便順利實現未來十年內在世貿原址建造一座高533米的自由大廈以及其他文化附屬設施的計劃,其費用預計在74.5億到78.6億美元之間。

  希爾維斯坦始終執著70億美元自有他的原因。

  租約規定世界貿易中心損壞時,希爾維斯坦負責出資重建,否則即屬違約,政府港務局作為房東可以取消他的租客身份,另尋重建合伙人。重建耗資近百億,希爾維斯坦指望從保險公司得到兩個35.5億,再加上聯邦政府的若干億資助,就可湊夠。

  紐約州和市政府當局算政治賬,希爾維斯坦的私營公司算經濟賬,都需要在法庭上打敗保險公司,拿到第二個35.5億。

  代表保險業利益的美國財產與災難保險業協會負責人唐·格里芬指出,如果法庭判定保險公司賠付70億美元,則意味著對整個保險業開了一個貽害無窮的先例。格里芬說,“9·11”已經使保險業大出血,支付了超過250億美元的財產和事故保險賠償金,而總損失估計達到400億美元。

  訴訟雙方為爭35.5億美元不惜工本,除了幾十萬元的文件印刷和著名律師的收費之外,傳喚證人也開銷龐大。此案共有40多名證人出庭,來自美國,歐洲和澳洲各主要城市及百慕大等地。來自巴黎和慕尼黑的證人不知是不諳英語還是民族自尊心強,出庭時要翻譯陪同。

  由于事件過于復雜,這起官司一打就是三年。20039月,聯邦上訴法院根據3家保險公司的合同條款,認定雙子樓的倒塌為一起事故導致,保險公司只需要賠償35.5億美元。

  如此一來,希爾維斯坦和政府港務局已經不可能得到第二份35.5億美元。媒體評論說,世界貿易中心重建由于資金不繼,可能不得不收縮規;蛲七t時間。紐約州長帕塔基和市政府主持重建官員發表聲明對裁決表示失望。而希爾維斯坦也公開表示了自己的不滿,但仍重申要按計劃實施重建。

  不久后,從官方傳出的報道說,政府作為房東約見希爾維斯坦時表示,如果希爾維斯坦沒錢履約就得靠邊站。貿易中心重建再次陷入困局。

  保險賠償影響重建計劃

  4 對于希爾維斯坦而言,沒有成功獲得70億美元的保險理賠,可能將影響他參與世貿中心重建的計劃

  盡管希爾維斯坦沒有從保險商那里得到什么,但是他并沒有退出世貿中心重建的意思,而是更積極地投入重建工作,并成為了世貿中心重建工程的土地開發商。

  世貿中心新主樓自由之塔的基石在2004“9·11”事件三周年之前奠定,主樓將于2006年建成。其他4座塔樓將于2013年竣工。重建在“9·11”事件中被毀的紐約世貿中心需耗費10年時間和近120億美元資金。

  希爾維斯坦估計,世貿中心重建工作將提供1萬個工作機會。預計工程完成后,新的世貿中心綜合大樓將每年產生經濟效益157億美元,為下曼哈頓提供7.5萬個專職工作機會。他對未來建成的世貿中心充滿信心,稱這將是一個偉大的工程。

  然而,可憐的希爾維斯坦再一次官司纏身還是因為世貿中心。

  紐約新世貿大廈自由塔的建筑師丹尼爾·利貝斯金德卻曝出驚人內幕,他將對希爾維斯坦提起訴訟,原因是,希爾維斯坦拖欠自己84.375萬美元的酬金。

  利貝斯金德在遞交給紐約最高法院的起訴書中稱:希爾維斯坦一面虛偽地說,他將全力支持這一工程,另一方面卻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而與我們原先的工程計劃背道而馳。

  對此,希爾維斯坦的公司針鋒相對地指出,利貝斯金德已經從別的地方獲得了上百萬美元的報酬,他根本無法拿出有效文件,來證明他自己還可以得到另外的80萬美元酬金。利貝斯金德則反駁說,建筑師從全部的建筑費中分得一定比例的錢是業內的慣例,錢是一分也不能少的。不過,利貝斯金德愿意等到希爾維斯坦與保險公司就新世貿大廈的保險談判完畢之后再與其交涉,因為保險公司的賠償金額直接關系到希爾維斯坦能夠拿出多少錢重建世貿中心。

  來源:《國際金融報》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備案號:京ICP備20004668號-1